雅达利、快手、今日头条和爱奇艺,红杉投资文娱产业的逻辑

原创: 新文化商业 新文化商业
作者 | 邢书博
编辑 | Amy Wang
10月26日消息,红杉资本创始人唐·瓦伦丁(DonValentine)于美国加州伍德赛德的家中去世,享年87岁。
如果把互联网一分为二,可以分为传统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组成移动互联网的两大系统就是苹果和Google。
而他们背后共同的投资人,就是红杉资本。也就是说,红杉投资了半个全球互联网。
而我们熟悉的BAT阿里腾讯百度,MTMD蚂蚁金服今日头条美团滴滴背后的投资公司依然是红杉。快看漫画、快手、得到APP等众多中国文娱产业的独角兽们,也先后获得了红杉的投资。可以说整个中国文娱产业背后都和红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便是资本的力量。
截至目前,红杉资本投资了全球500多家公司,捕获了全球五分之一独角兽公司。
《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显示,红杉以92家独角兽位列榜单第一,软银和腾讯分列二三,阿里排名第七。
硅谷:贝尔实验室、晶体管、八王之乱
要想弄懂红杉对于互联网媒体和文娱的价值,先要理解硅谷的历史。
1925年1月1日,美国电信运营商AT&T 成立了贝尔实验室。在二三十年代,贝尔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推出了远距离电视传输和数字计算机,领导了有声电影和人工喉的开发。两项信息时代的重要发明,晶体管和信息论都是贝尔实验室在40年代研究出来的。贝尔实验室在50和60年代的重大发明有太阳能电池,激光的理论和通讯卫星。
可以这么说,没有贝尔实验室,好莱坞拍不了电影,美国打不赢二战,阿波罗11号也上不了太空。
1955年,“晶体管之父”的肖克利(W.Shockley)博士,离开贝尔实验室后创建“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
当时的肖克利如同现在的AI行业的领袖吴恩达,振臂一呼,八方响应。一时间,全球最好的微电子领域的年轻天才科学家们就云集于此,年龄最大的只有29岁。
然而事与愿违,肖克利虽然是技术领袖,但对公司运营一窍不通。
公司内部,八位胸怀大志的科学家决定出走。他们是:
罗伯特·诺伊斯(N. Noyce)、戈登·摩尔(Gordon Moore)、布兰克(J.Blank)、克莱尔(E.Kliner)、赫尔尼(J.Hoerni)、拉斯特(J.Last)、罗伯茨(S.Roberts)和格里尼克(V.Grinich)。
这八位科学家出走创立了仙童半导体。肖克利说他们是“八叛徒”,国内学者更愿意叫八王之乱。
但这家硅谷最早也最知名的半导体公司,最开始却是一家摄影器材公司投资的。对,就和现在从北京东三环一直到东六环那些大大小小的设备租赁公司差不多,不是什么高科技,所以难免眼界狭窄。
这家公司最初给了仙童3600美元作为创业基金,10年后的1967年,仙童公司年产值达两亿美金,还拿到了大规模集成电路的专利,奠定了计算机产业的基础。这便是天使投资点石成金的魅力。
然而尽管仙童公司一骑绝尘,但投资它的这家摄影器材公司却发展不利,甚至需要仙童拿自己赚取的利润补贴家用。
拆东墙补西墙是不公正的,八位科学家再一次选择出走。
不,是裂变。
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硅谷大约70家半导体公司的半数,是仙童公司的直接或间接后裔,其中包括著名的因特尔和AMD。说仙童是硅谷创业公司的西点军校,就如同说搜狐是中国长视频领域的黄埔军校一样不夸张。
正如苹果公司乔布斯形象比喻的那样:“仙童半导体公司就象个成熟了的蒲公英,你一吹它,这种创业精神的种子就随风四处飘扬了。”
红杉:雅达利、苹果、创业者的创业者
时至今日,依然有很多公司在让员工表忠心,依然有很多HR面对频繁跳槽的履历弃之如敝屣。
然而硅谷的历史使我们意识到,因时而变,敢于冒险才是创业精神的精髓。
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认为,创业精神还应该与专业主义精神相结合才有益。
他认为,有拥有职业精神,首先需要有专业的知识和能力。在所在行业里面成为专家,而对于一位有志成为管理者、领导者的人来讲知识应该是多方面的。
如果你是学工程的,当走到一个中高层管理位置的时候,可能也要了解财务。
而作为红杉的创始人,唐·瓦伦丁当算是最具职业精神的硅谷人了。
从成长经历上看,他毕业于化学系,做过航空航天工程师,在专业领域有建树。在仙童公司工作的七年间,他从一位专业工程师成长为销售管理者。他帮助建立了半导体行业最具竞争力的销售团队。在美国国家半导体工作期间,该公司以销售和运营能力而闻名,这使其成为领先的模拟电路供应商。
跳槽,多种职业背景,商业洞察与专业主义使他成为一个合格的创业者。但唐·瓦伦丁熟悉硅谷和仙童公司的历史,他认为不合适的投资者对创业者的发展不利,同时他也意识到长期价值对于投资和创业的重要性。
这一理念如同巴菲特的复利理念被股票投资者广泛接受一样,红杉的长期价值理念也让后续的天使和股权投资者有了借鉴的标准。
一年前,当时我采访壹诺天使的投资人杨博,他认为价值投资要从两方面来看:
“第一,单纯从VC或者投资方的角度来看的话,它(创业公司)的价值就是能给我们赚钱。这是商业的本质。
第二,站在技术以及对于行业的影响力这个角度上,我们还有一个自己的标准,那就是:创业者必须要为他所在的行业以及他所服务的用户,带来帮助。”
带着“长期价值投资”和“创业者的创业者”这两个理念,唐·瓦伦丁开始了他和红杉的投资之旅。
也是在美国国家半导体时期,唐开始对科技公司进行个人投资,他的副业吸引了私人控股的资本集团(Capital Group)的注意,这是最早的共同基金经理人之一。唐与资本集团一起成立了资本管理服务公司(Capital Management Services),并于1974年成立了首个3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基金。
第一只基金对雅达利进行了投资,这是由Nolan Bushnell创办的视频游戏先锋公司。
雅达利虽然为红杉带来了丰厚的回报,但却晚节不保。1983年,斯皮尔伯格《ET外星人》上映,万人空巷.华纳想做漫影游联动,乘着热度做IP改编游戏,结果花了六个星期草草做了一个半成品就卖给了雅达利。雅达利也是猪油蒙了心,就开始卖。然而当时市场占有率第一的雅达利不曾想到,当他开始为了短期利益售卖伪劣商品的时候,却让整个电视游戏市场失去了信心。在此以后长达四年,美国电视游戏行业彻底奔溃,雅达利也至此一蹶不振,史称雅达利大崩溃。
这一基金还投资了苹果电脑,当时乔布斯是雅达利的员工,另一个创始人Steve Wozniak是乔布斯的高中同学,唐·瓦伦丁同时在雅达利公司和苹果公司的董事会任职。
苹果早期也命途多舛,苹果1的成果让乔布斯变得刚愎自用,推出的lisa电脑虽然性能优异但售价高昂,对苹果公司造成损失,被驱逐出董事会。乔布斯后来创立了皮克斯动画,信了佛教,痛定思痛回到苹果。最穷的时候,还向比尔盖茨借了点钱,才开始了苹果之后的辉煌。
但无论如何,红杉一直在雅达利和苹果的身后默默支持。试想一下,如果红杉在90年代撤出苹果,那么这家伟大的公司还会不会存在。同样,如果不坚守长期价值投资,红杉也不会是现在的红杉。
这些早期的投资使后来被称为红杉资本的这家公司一举成名。唐对于这家公司的名字的选择和他这个人是一致的。它传达了最高的红杉树的生命力和力量感,同时也传达了一个人的谦卑,他并没有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自己的生意。
红杉中国:沈南鹏、艺电、爱奇艺、今日头条
雅达利虽然昔人已去,但其继任者艺电公司也在红杉的庇佑下长成参天大树。
不同的是,创始人乔布斯从雅达利出走创立苹果。霍金斯从苹果出走创立了艺电(EA)。看来在硅谷,如果创业者不炒几个老板彼此都不好意思打招呼,这也算硅谷的文化之一了。
还有一点不同,雅达利做ET外星人同名游戏失败了,从此万劫不复。艺电却靠《极品飞车》IP拍了好几部《速度与激情》,口碑出奇的好。还是那句话,IP改编不是原罪,不合格的创作者才是。
这家年营收46亿美金的巨头,草创时期也不过十几个人七八条枪,还被当时的巨头打压,最惨的时候连名字都不让用。没有商标的产品,在知识产权管理严苛的美国,无异于自杀行为。
但艺电熬过来了,红杉也一直不离不弃。80年代,艺电要从电脑游戏转型已被雅达利搞烂了的主机游戏市场,红杉给钱给枪。90年代,艺电扩大规模收购需要资金,红杉义无反顾。00年以后,艺电要国际化,要把美国游戏带到世界各地,红杉先一步将自己的投资机构派驻到世界各地,帮艺电解决政策、禁令、进出口等问题。对比李国庆和俞渝这对奇葩,艺电和红杉才是守望相助,一生所爱,大地飞歌。
2005年,沈南鹏带着唐·瓦伦丁的意志成立了红杉中国。为中国的互联网和文娱产业添砖加瓦。
风险投资,有得有失,早期风险投资,失手比得手要多。这是多数投资公司难以绕过的坑。
红杉的长期投资战略却成功避开了一些雷区,帮助它在复杂的市场局面下寻找有价值的赛道和创业者。
王兴是一个。
王兴早年为校内网融资找到红杉,周鸿祎当时是红杉投资经理,后来他说王兴当时拿鼻孔看人,对他不尊重,于是就没投。
但一次没投不要紧,王兴后来成立美团。团购网站千篇一律,千团大战,美团并不出彩,甚至很长一段时间连视觉标示都和饿了么一样是蓝色。但红杉投了巨资,帮助美团千帆过境,最终上市。
还有一个例子是沈南鹏造就的。今日头条早期融资的时候,张一鸣找到红杉融资。沈南鹏当时并不认为新闻客户端是一个好生意,因为几大门户的客户端做的也很好,搜狐新闻客户端在移动互联网最初几年常常拔得头筹。沈南鹏判断整个市场已经饱和,今日头条没有价值。
但后来的事情让他意识到,传统门户只是满足了城市白领的阅读,对于广大下沉地区的用户来说辐射率基本为0。更不用说机器分发千人千面,在信息触达和商业想象上的威力了。更为重要的是,10年前搜索、社交、门户的商业模式都是在美国成熟之后复制到中国的,而机器推荐很可能是中国互联网公司首次抢在美国之前发明的商业模式。这对于美元基金红杉来说,是一个不曾解答过的问题,难免马失前蹄。
但亡羊补牢未为晚也。
2017年,红杉资本最大的一笔投资给了今日头条,领投了D轮10亿美金。有了这笔钱之后,今日头条开始了BAT反围剿新征程,比如开辟了火山小视频和西瓜视频等。尤其是抖音,占据了短视频领域半壁江山,tiktok还在美国日本站稳了脚跟,成为互联网出海典范。可以说因为有了红杉,新一代中国互联网人不用再背负抄袭美国模式的原罪,而开始在全球输出互联网文化产品和商业模式。
另一次比较大的手笔是爱奇艺。红杉在爱奇艺15.3亿美金的可转债回购中,红杉资本也是领投方。此外,红杉资本还领投了罗辑思维的得到APP、百度文学、捧乐科技、红豆LIVE、暴鸡电竞等。
可以看出,红杉在文娱领域的投资基本都分布在文娱跟互联网相结合的平台地带,而且,轮次相对靠后,这也是为早期对市场和赛道理解不深而买单。红杉通过今日头条、爱奇艺等多笔大额投资,进一步巩固在文化娱乐领域的优势地位。
红杉中国基金合伙人浦晓燕表示,红杉未来会继续加码知识付费、泛娱乐、人工智能等行业的投资。
作为风险投资行业老大,红杉的表态为资本寒冬下的市场注入了信心。
其实资本寒冬这个词最早是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提出来的,但尽管她认为资本寒冬尚未结束,但今年还是投资了几家生鲜电商。
资本的有些概念,听听就好,毕竟事在人为。寒冬里有人会冻死,有人会冬眠,但还有人冬泳和打猎。市场永远不缺会算计的人,但缺乏有勇气的人。
红杉在中国做对了什么?
斯人已逝,往事如烟。但总结红杉在中国的经验,依然值得参考。
一、模式正确
阿里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称,从第一天起,红杉就选择了正确的模式。Neil知道什么才是适合中国的创业者和产品,而且红杉中国团队拥有完全的自主权。
红杉一位合伙人也说,当时很多美国的投资人只是飞到中国来,做完项目就飞回去,在我们看来,这种模式是错误的。与此相反,红杉希望在中国落地生根。
二、选对了人
硅谷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发文称,红杉选择沈南鹏是因为其在美工作时熟悉资本市场,还成功创办过携程和如家两家上市企业,知道创业如何从0到1。
红杉希望扎根中国,不是说说而已。
红杉在全球的投资布局也反映出这一趋势:无论是投资次数还是规模,中国市场都超越了美国。在业绩表现上也与和美国不相上下:红杉在美团点评上市中的回报和在2004年谷歌上市时的回报大致相同。要知道,红杉在很早期进入谷歌董事会,并拿到了30%的股权。而近几年红杉在中国的投资基金都在中后期。中美业绩一致意味着沈南鹏和红杉的结构性收入其实是高于美国的。这也是中国作为最大的区域市场的价值所在。
三、看中长期价值
沈南鹏和红杉在美团点评和滴滴快的合并案中都扮演了重要角色。
以大众点评为例。
2006年,iPhone还未诞生,红杉就预见到移动互联网的爆发,投资了大众点评。之后红杉作为A轮唯一投资方投资了美团1200万美元,甚至在美团点评合并后依然追加投资。美团依靠红杉强有力的支持,顶住了阿里退出董事会的压力,顶住了千团大战,顶住了百度等巨头的围剿,成了中国互联网第四极。
知人善任,长期坚守价值投资,专业主义和职业精神塑造了红杉的文化。唐·瓦伦丁已经离去,但他的精神遗产依然有价值被学习和借鉴。
作者简介
邢书博:虎嗅钛媒体界面艾瑞华商等多家媒体专栏作者,TMT分析师,关注在线教育、人工智能和大文娱,也是一名影视工作者。
End

阅读原文
上一篇:汪峰21次抢头条失败!盘指一算,未来2个月定还有娱乐圈大震荡
下一篇:北京青年报:艺人就医信息泄露不是"娱乐新闻"